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单双文凭心水主论坛 > 火风 >

歌手火风成活佛 揭秘中国活佛现状

归档日期:06-04       文本归类:火风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曾因《大花轿》名动一时的大陆歌手火风,在几乎已被人遗忘的今天,突然因为成了活佛而再度进入公众视野,不过,他已有了一个今天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新ID:乌金西珠丹增仁波切,驻四川省甘孜州白玉寺。

  曾因《大花轿》名动一时的大陆歌手火风,在几乎已被人遗忘的今天,突然因为成了活佛而再度进入公众视野,不过,他已有了一个今天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新ID:乌金西珠丹增仁波切,驻四川省甘孜州白玉寺。

  活佛,是藏文“祖古”的音译,意为“化身”,这是根据大乘佛教法身、报身、化身三身之说而命名的。一个有成就的正觉者,在他活着的时候,在各地“利济众生”;当他圆寂后,可以有若干个“化身”,即“转生或转世之活佛”。

  提及“活佛”,因为和“转生转世”有了关联,在世人眼中充满了神秘感。活佛转世出自佛教灵魂不灭、生死轮回、佛以种种化身普度众生的观念。在转世制度下,自然就要有一套寻找转世灵童的规则和程序,高僧去世后,人们根据其生前的暗示、遗嘱等到各地寻访灵童,灵童再经选拔、经院培养等一系列程序方可成为转世活佛。

  我们经常听到信徒从不称呼XXX活佛,而是XXX仁波切,正如火风现在被尊称为:乌金西珠丹增仁波切。通常活佛们都会被尊称“仁波切”,但并不是所有“仁波切”都是“祖古”,它还包括了通过个人修行,获得广泛尊重的非转世僧人。“仁波切”并不只用于人,有时器物也会被称为“仁波切”。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官方承认的活佛接近2000人,而拥有活佛头衔的人则远不止此。因为现实中存在多种并行的活佛认证途径。官方有一套活佛认可的流程,藏区寺庙也有按传统自行确认的活佛,同样受到信众的认可。

  经典描述中,转世灵童的寻找和认证有一套极为郑重而严肃的程序,被认证为转世灵童往往会给人像中六合彩一样难,而且只限于传统藏传佛教地区。其实,成为转世灵童,完全不需要传统藏传佛教区的藏、蒙等民族身份,而且理论上人人都有中奖的可能只要你有缘认识可以指认你是某高僧转世的大活佛。当然,前提是你足够有钱或者像火风一样有名才行。

  由于活佛不够用,大量已中断转世传统的中小寺庙的又纷纷恢复了转世,其中有的寺庙甚至中断了上百年。由此产生了遍地是活佛的景观。

  不过,官方承认的活佛都有一纸地方宗教管理机关颁发的活佛证,早些年活佛证并无统一规范的样式和规格,有的像奖状,有的像结婚证。2010年后,活佛证的规格逐渐统一,其尺寸和材质与二代身份证相同,采用了莲花及字母全息防伪图案,除了个人和教职信息外,还有统一编号。

  去过尼泊尔的人都说这里是女人的天堂,风景优美气候宜人,物价便宜而且帅哥如云,这一切,都为这座天堂披上了件粉红的纱丽。尼泊尔还有一大秘密:这里,有当今世上真正的“活女神”女活佛。

  按规定,候选女童必须极为健康,全都是贵族--释迦族(Sakya)的女儿年龄约4、5岁,从未生病、流血,身上没有任何斑点,也不缺任何牙齿。此外,只有同时具备32种特征的女童才能进入最后的角逐。比如脖子像贝壳般发亮,身体像菩提树一样挺拔,睫毛像母牛的睫毛般锐利,腿像鹿儿般笔直眼睛和头发必须黑得发亮,手和脚必须修长漂亮。当然,要担任全体尼泊尔人共同的活女神,还必须拥有超出常人的冷静和无畏。

  女孩一旦被选中,就离开了世俗生活,离开了正常人的轨迹,终日生活在库玛里庙中,开始她极为荣耀却又孤独的活女神生涯。每天早上7时以前,她必须在随从们的帮助下梳洗打扮,穿上库玛里的服装。上午9时,她必须坐上金黄色的宝座,接受民众的朝拜。随后跟着老师学习。最后,她可以随便和玩伴们玩游戏。每天12时和下午4时,“活女神”会身着特有的红色服装,头戴银饰,出现在窗口,供游客们瞻仰。“活女神”在重要的节日要外出巡游,平时也要接见信徒。

  而按照传统,库玛丽女活佛须等到第一次经期来临后才退位,一旦失去库玛里女神的光环,她们的生活立即变得真实而残酷。由于几乎没有读过书,再加上长期与社会生活脱节,退休之后的库玛里女神们不得不长期待在家里,靠父母、亲友和好心人赞助生活。更残酷的一种迷信说法是,任何男子只要与前任库玛里结婚,会于6个月内死于咳血。这使得很多原“活女神”退休后的生活变得更加孤单。甚至很多人退休后被迫终身不嫁,空守闺阁。

  不丹有过一段活佛剧增的时期,与中国不同,不丹的活佛主要由僧侣选择,在21世纪之前数量一直较少。但2000年以后,越来越多灵童的出现让民众开始怀疑转世的可信性。2007年,不丹逐步民主化,刚成立的议会开始重视这一问题,委托部分议员制定活佛转世标准,审查新增的灵童,活佛剧增现象很快缓解。

  不丹有位活佛宗萨钦哲仁波切,7岁时被认证为19世纪西藏最伟大的佛教上师,不仅是藏传佛教导师,还是导演和作家。

  宗萨钦哲仁波切是个不折不扣的影迷,经常去电影院看电影,最多的时候连着看4场。鸿篇巨制的6集《星球大战》更是一次看完。在看过这么多电影后,宗萨钦哲仁波切也手痒开始自己尝试做导演拍电影,他曾任贝托鲁奇电影《小活佛》的顾问,并编写和执导过两部佛教主题的电影《高山上的世界杯》和《旅行家与魔术师》,在世界各大国际电影节好评如潮。他本人被《亚洲周刊》《纽约时报》《伦敦晚报》誉为“亚洲最会说故事的导演”。

  更多精彩资讯、优惠活动,请扫描合肥网官方微信(微信号:ahwehefei):

本文链接:http://meldform.com/huofeng/2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