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单双文凭心水主论坛 > 李瑞熙 >

研究生法官讲法律被当成念经 百姓周末赶集顺便打官司 办公室无网

归档日期:04-29       文本归类:李瑞熙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法制晚报讯 (记者 洪雪)这边大师傅“开饭了”的话音刚落,那边一声“法官我要打官司”,法官迈出办公室的脚又缩了回去。等一个小时后法官再走进食堂,饭菜早已凉透。这样的场景在怀柔区汤河口法庭几乎天天上演。“原告你申请回避吗?也就是说你觉得我和被告是亲戚吗?你愿意让我审理你的案子吗?”法官在法庭上不是用法言法语,而是用大白话,这在城里的法院是要受批评的,但在汤河口法庭却是必须的。穿着法袍、坐在夏有空调冬吹暖风的法庭里审案,在汤河口法庭是一件奢侈的事,法官一周有3天要带上国徽下村审案。怀柔法院汤河口法庭地处怀柔北部山区,距离北京城区110公里,是全市法院57个法庭中距离北京城区最远的一个,被称为“北极法庭”。这里虽然只有7名法官,但却管辖着两个乡三个镇,400多个自然村5万人口所有的民事纠纷。中午12点,一声开饭了的吆喝声响起,没吃早餐的记者已经饥肠辘辘了,拉起法官李小伟刚走出办公室,“法官,我要打官司找谁啊。”一个男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李小伟停住了脚步,转过身,记者看到了一个男子焦急的眼神。“你先去。”李小伟边对记者说边转身走回了办公室,一个小时后,饭菜早已经凉透他才走进食堂。“一开始我也不习惯。”毕业于北京大学的李小伟告诉记者,原本在怀柔法院上班,每天朝八晚六,周末也可以在家休息,但去年来到汤河口派出法庭后,有规律的作息完全被颠覆了。一开始,每天李小伟都早早地进法庭办公室等着当事人,但往往都等空,当中午12点准备下班时,来的人却多起来。原来,汤河口法庭辖区内最远的村离法庭一二百公里,有些老百姓早上从家里出发,到法庭正好是中午;再有,法庭辖区的老百姓一般很少用星期几来计算时间,而是按农历或者集镇赶集天来计算,很多赶集天就在周末,老百姓为了节省时间,一边来赶集,一边来法庭办事。“明白了为什么,我们就自觉地调整了自己的作息时间,中午尽量守在办公室。另外记准记牢法庭乡镇的赶集天日历。”李小伟说。汤河口法庭案件升降的趋势和城里的法院不同,平时案件少,过年前后案件特别多,因为外出务工的人过年都回家了,刚好有时间到法院办理事情。每年农忙的时候案件较少,农闲的时候案件较多,所以法庭制定了农闲时晚上开庭等特殊工作方式。李瑞熙,90后,今年研究生毕业后考上了怀柔法院,培训结束后被直接分到了汤河口法庭。李瑞熙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从来没到过汤河口,父母亲戚说起汤河口就一个字:远。也确实,法庭最远的辖区与河北交界,去一次就好像是出京旅游,连手机信号都是漫游。李瑞熙上大学时在丰台法院实习过,作为书记员,发传票、通知当事人开庭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但李瑞熙第一天上班就蒙了。那是一个民间借贷纠纷的案子,李瑞熙按部就班地通知被告领取传票,但当他将准备好的材料递给被告,并让其在送达回证上签字时,当事人竟然拒绝签字,认为签字就是输了官司,就是承认赔钱,他才不会那么傻。李瑞熙觉得他的想法很奇怪,便将储备充足的民事诉讼法知识一股脑讲给他,从未当过老师的他讲完这些还萌生出了成就感,没想到当事人茫然瞪着他说:“法官你讲的虽然都是中国话,可我一句也听不懂,跟念经似的。”李瑞熙差点就崩溃了,一看诉状上他的基本信息才发现他小学还未毕业。结果一个简单的送达法律文书,拖了半个钟头也没搞定,最后还是李瑞熙的师傅、一名老法官替他解了围。紧接着,本案的原告来到法庭,同样发传票签送达回证,原告也不签字。李瑞熙纳闷地看了他半天,原告才说,他不会写名字,是文盲。“我只好让他按手印,结果他一脸惶恐,钱都还没领到,怎么按手印?他每次在乡政府领各种惠农补贴都是收钱按手印”。“要不是师傅解围,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李瑞熙从那天起,知道了自己的不足,从庭上到庭外,跟着师傅学,经过几个月的锻炼,现在也能独当一面了。汤河口法庭每年接案在600件左右,主要涉及婚姻家庭、相邻关系和损害赔偿纠纷。由于农村特殊的人文习俗和地理环境,处理起来相当繁琐,弄不好会形成“一代官司几代仇”。“每件案件只要有1%的调解希望,我们都付出100% 的努力耐心做当事人的工作。”祝兴栋庭长告诉记者。在他们的努力下,每年一大部分的案子都被法官们调解了。法官们个个都是杂家。在一起迁移祖坟的案件中,被告认为原告家的祖坟在自己的承包地中,要求迁走;而原告认为按照当地规矩祖坟不能擅动,否则会影响自家的运气。案子一直僵在那里,其实根据法理,法官可以轻松判决将祖坟迁走,但是真正执行时,双方会发生冲突,甚至造成几代人为仇的局面。承办法官多次到村里找人聊天,了解到根据当地风俗,祖坟可以动,但需要官方的介入。法官主动联系村委会,由村委会出面找到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主导,并由被告方承担部分费用,圆满解决了该纠纷。在审理很多赡养案件中,副庭长施章义发现老人在状告不孝孩子时总将儿子列为被告。经过调查,施章义发现告儿子不告女儿在汤河口还真是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因为农村分家时,老家儿的财产都分给儿子们,因此赡养也是只找儿子。“出嫁女不享受村民待遇,所以可以不赡养,是村规民约,明显与儿女都有赡养老人义务的法律规定不符。”施章义说。为此,法庭首先对地区的村规民约进行了梳理,发现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村规民约有32条,其中就包括规定出嫁女不享受村民待遇。后法庭将这项村规进行了修改,“出嫁女不享受村民待遇”被修改为“本村女儿出嫁的,如果户口迁移至男方所在地并享有当地村民待遇的,不再享有本村村民待遇;如果户口没有迁移,参与本村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这一举动遭到了很多村民的反对,理由是女儿出嫁户口仍然留在本村,村民人均享有的资源量将会日益减少。面对部分村民的不解和质疑,施章义法官到村里给大伙儿上了一堂普法课,从情理法的角度认真解答了每位村民的疑问,最终赢得了绝大多数人的支持。施章义的付出也令时任村支部书记感慨道,“法官从法律专业的角度给大伙儿分析问题,解决了困扰我多年的难题。”27岁的刘圣洁今年研究生毕业后考取了怀柔法院,因为离城里远,每次进城最快也要两个半小时,因此一个星期才能回家一次。“法庭这条街上,只要天一黑,根本不见人,更别提有什么娱乐。平日里,下班之后也还是在法庭,法庭只有一台电视,也没有网络,可我感觉,单纯的环境反而能让我们这些刚入行的年轻人塌下心来学习和思考。”刘圣洁说,庭里的同事都是与他年龄相仿的人,沟通起来很顺畅。怀柔法院汤河口法庭,位于北京北部燕山山脉深处,是距离北京城区最远、管辖面积最大的派出法庭,辖区管辖面积1251平方公里。法庭现有行政编干警7名、法警1名、司机1名。7名干警中,研究生学历干警5名,本科学历2名。自2010年以来,汤河口法庭案件调解率一直在60%以上,无发回或者改判案件,无涉诉信访案件。法庭先后被评为全国“指导人民调解工作先进集体”、“全国法院人民法庭工作先进集体”等荣誉称号。

本文链接:http://meldform.com/liruixi/5.html